本報記者 邱晨輝《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27日03版)
  “要看到我國GDP逐年上升背後的環境代價,我們東部地區有嚴重的霧霾,我們的一些河流水質壞了……如果全球氣溫上升5攝氏度的話,風暴、乾旱等天氣會增加,海平面可能要上升10米,大海中的島嶼、沿海地帶一些城市可能會被淹沒,全球一半以上的物種會面臨滅絕,如果全球氣溫上升6攝氏度,地球上的生命將遭遇毀滅性的打擊。”
  近日,當中國工程院院士、暨南大學原校長劉人懷在中國科協主辦、廣東省科協承辦的第34次中國科技論壇上拿出這一組組數據來訴說他的擔憂時,2000多公裡外的首都北京,正在經受“APEC藍”溜走後卷土重來的霧霾。
  如何綠色建設美麗中國,成了當天與會專家熱議的話題。所謂綠色建設,從其對立面來理解,即是降低能耗,而對目前的中國來說,這一問題不可小覷。最新的統計數據出自2011年,我國GDP約占世界的8.6%,但能源消耗占世界的19.3%。我國單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美國的3.3倍,日本的7倍,也高於巴西、墨西哥等發展中國家。
  而在所有行業中,建築業的能耗排名第一,占中國能源產量的13%,全國原材料總量的40%。這是廣州瀚陽工程咨詢有限公司院士專家企業工作站孫峻嶺博士給出的一組數字。他認為,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在政策導向、項目前期服務以及項目實施過程中的技術管理等方面均有巨大的潛力可挖。
  孫峻嶺以橋梁工程舉例說,除了單體大型橋梁工程外,中小型橋梁工程材料用量超過國際平均水平的20%;此外,基礎建設領域工業塵埃、污水、廢氣、噪聲、固體廢棄物等占到總污染的34%,大量工程建設是引發嚴重污染問題的重要源頭之一。
  這不僅關乎天上會否有霧霾,也關係著下一代年輕人怎麼看一些行業,以及他們的擇業觀。目前來看,地上一些行業已經遭到“嫌棄”。
  孫峻嶺說,在“二戰”後的德國、日本,曾有過大量農民工,但農民工在幾十年後變成產業工人,進入主流社會。反觀中國,“30多年過去了,我們改革開放初期的農民工小張變成了現在的農民工老張,整個人類環境的科技含量提高了,但他們這些職業的科技含量似乎依然停留在原地,相應地,年輕人不願去建築行業,怕找不到對象,即便現在工資到了6000、7000、8000甚至1萬元也不願意去。”
  按照孫峻嶺的設想,如果提高綠色指標,投入更多科技含量,中國在這些高能耗行業將有很大的節能減排空間——鋼鐵、水泥等主要建材節約15%,建築塵埃等排放量減少50%,由工程建設引起的社會問題也將大量減少等等。更重要的是,或許還將實現“由工地到車間,由建造到製造,由農民工到產業工人”的轉變,並引領其他行業的工業化進程。
  那麼,我們有沒有先進的科技?“並非沒有。”中國鐵路總公司工程管理中心副主任兼總工程師盛黎明說,“我們的TBM即全斷面隧道掘進機技術比較先進,但還要看我們怎麼組織產業化,以及如何科學合理地設計周期佈置等等。”
  這說到底是經濟學領域的一個題目,是粗放型還是節約型增長方式,如何在近利和遠利上取捨等等,如同孫峻嶺所說,要做到綠色建設有很多的硬性要求,比如技術層面的高精度製造,工業化製造與建設,但有些軟東西比硬東西更重要,比如政策導向、技術管理,首先項目要有綠色指標導向,只有導向確立了,才有它對應的產業升級。  (原標題:“APEC藍”後霧霾卷土重來引人思考)
創作者介紹

夫妻相處之道

cy09cyqw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